卓翼科技预亏逾5.2亿 靠施财技实现盈亏交替保壳6年

长江商报消息 ●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

夏传武实际控制的卓翼科技早已沦为壳股,靠施财技活着。

3月22日晚,卓翼科技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。此前,公司预计2020年亏损1.35亿元至1.70亿元。如今,公司下修至亏损5.20亿元至6.20亿元。大幅下修的原因是,对子公司天津卓达补充计提减值3.50亿元至4亿元。

至少亏损5.20亿元,将是卓翼科技2010年上市以来最大幅度的亏损。其实,卓翼科技经营业绩一直不佳,靠施财技实现保壳续命。

经营业绩数据显示,2014年至2019年的6年,卓翼科技基本上遵循着微利一年、亏损一年的盈亏交替规律。实际上,如果剔除公司施用的财技,则早已连续亏损,退出资本市场。

交易所发出的关注函中也提及,近几年,卓翼科技财务核算不规范,存在跨期确认营业成本、少计营业成本、跨期确认营业收入、少计其他收益等情况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公司实际控制人夏传武已经通过在二级市场减持等,套现接近2亿元。

二级市场上,卓翼科技股价表现也很糟糕。去年2月21日,其股价最高为12.80元/股,今年3月22日为5.38元/股,跌幅达57.97%。

加计减值亏损扩大

2020年将是卓翼科技经营业绩最为糟糕的一年。

根据最新公告,卓翼科技对此前的业绩预告进行了修正。

此前的1月19日,公司发布业绩预告,预计2020年全年亏损1.35亿元至1.70亿元,扣非净利润为亏损1.07亿元至1.42亿元,同比均为盈转亏。同期,公司预计实现营业收入29.50亿元至30.50亿元,较上年的33.43亿元有所下降。

针对2020年度出现经营亏损,卓翼科技解释称,公司从公开资料了解到,某公司就 2013年-2016年的合作业务起诉,公司从谨慎性角度考虑计提预计负债6968.70万元。客户A就违规解锁客户的产品向公司索赔2029.32万元,该项支出属于非经常性损益。公司终止量子点项目,对该项目的相关资产计提减值3991.55万元。受国际芯片供求形势影响,四季度公司销售订单大幅下降,营业利润下降。此外,受疫情影响,去年一季度,公司人力成本大幅上升。

两月后的3月22日,公司对业绩预告进行修正,大幅下修经营业绩。公司预计,2020年度,预计亏损金额为5.20亿元至6.20亿元,同比下降1201.36%-1413.16%,预计扣非净利润为-4.90亿元至-5.90亿元,同比下降1635.91%-1949.21%。营业收入没有变化。

为何在短短两个月增亏4亿元左右?公司解释称,公司管理层根据子公司天津卓达近年来行业环境、当前经营状况以及长期经营规划等因素综合考虑,认为天津卓达的固定资产、在建工程等资产存在减值迹象,根据评估情况预计对天津卓达各项资产补充计提减值3.50亿元-4亿元,同时冲回天津卓达已计提的递延所得税资产约3500万元。

对于本次修正业绩预告事项,会计师事务所认为审计工作正在进行,遂不发表意见。

毫无疑问,巨亏至少5亿元,是卓翼科技2010年上市以来的最糟糕业绩。

数据显示,2010年,上市第一年,卓翼科技实现营业收入8.71亿元、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(简称净利润)为0.74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68.40%、48.78%,扣非净利润0.73亿元,同比增长70.97%。2011年,经营业绩延续增长,净利润为0.98亿元,同比增长33.19%。

从2012年开始,公司经营业绩开始波动,增降交替出现。当年,虽然营业收入仍在继续增长,但净利润下滑至0.85亿元,同比下降13.76%,次年净利润同比增长5.46%。2015年、2018年,公司两度亏损。

综上,2020年为卓翼科技经营业绩最为难看的一年。wind数据显示,上市以来,公司实现的净利润累计数为至少亏损2.07亿元。

股权融资18亿加码主业未奏效

虽然经营业绩不佳,但卓翼科技曾经似乎努力过,只是事与愿违。

2010年,卓翼科技通过闯关IPO登陆创业板,募资5.64亿元,所募资金用于深圳生产基地技术改造、网络通讯产品生产基地、消费电子产品生产基地等项目。

2012年、2017年,公司相继通过定增分别募资5.18亿元、7.56亿元。这些资金主要用于天津网络通信产品生产建设项目(二期)、深圳松岗网络通信产品扩产项目、深圳松岗精密模具生产项目、智能制造项目、创新支持平台项目、“机器人项目”等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。

此外,卓翼科技还实施了外延并购。2014年以来,公司先后向Double Power、朝歌科技、腾鑫精密等收购,其中,溢价7倍收购的腾鑫精密以失败告终。

经过多年布局,卓翼科技科技称,其已经具有较强的市场竞争力。公司称,其是国内大型3C产品和智能硬件产品的方案提供商,主要产品涵盖网络通讯、消费电子及物联网终端等,核心研发投向包括5G、工业机器人、移动穿戴、智能硬件等领域,核心客户包括H客户、小米、三星、360等国内外知名品牌商。公司连续多年在MMI全球EMS行业排名前列。

然而,从实际经营业绩看,这些看似较强的竞争力并未转化为实实在在的经营业绩。不仅如此,公司还多次想方设法调节利润,以达到保壳目的。

数据显示,2015、2016、2018年,公司三年扣非净利润均处于亏损状态,2017年勉强为正。2019年实现的扣非净利润3511万元,2020年又亏损。2015年以来,公司是亏一年、微利一年,其原因可能就是利润调节的结果。

2015年,卓翼科技亏损5422.97万元,上市后首次亏损,原因是2014年的一次收购产生商誉减值。2016年,凭借着2290万的政府补助,卓翼科技扭亏,净利润为1682万元。2017年,卓翼科技收回或转回坏账准备1045.52万,坏账转回对当期净利润产生的影响不小,当年净利润0.17亿元,扣非净利润125.16万元。

2018年2月7日,公司公告称,将厦门研发基地账面价值为2.03亿元房产转入投资性房地产并采用公允价值模式计量,如此变动将给公司带来部分收益。2019年4月23日,公司又称,由于该区域缺乏活跃的房地产交易市场,公允价值难以取得,决定将厦门基地初计入投资性房地产开始采用成本模式计量,该项调整减少营业利润约7100万元。

此外,公司还存在利用应收账款来调节利润迹象。2018年4月18日起,卓翼科技调整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比例,由账龄1年以内计提比例5%变更为6个月以内不计提、7—12个月计提10%。仅此项调整,就增加当年净利润2874.58万元。2019年,公司应收账款达9.81亿元,为历史高位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卓翼科技实控人夏传武还在公司披露业绩增长与变脸之间大幅减持,累计套现近2亿元。

目前,夏传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逮捕。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